赵俊毅
北京/海淀区
21.1万
访问量
学习中国摄影文献,传播中国摄影史。

单幅:00
组图:00
文章:00
评论:00
全部作品
陈万里是享誉世界的陶瓷专家,中国摄影先驱,北京光社创始人之一,上海华社创始人之一,摄影文化使者。
2016-08-07 16:42
1
6
3630
不同的时代造就不同的英雄。当今时代的摄影界,张三、李四、王五••••••中国摄影界的大腕,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会被历史淡忘,就像民国时期的“摄影大王”陈嘉震一样••••••
2016-07-21 17:29
2
6
2890
看了一篇报道,“北京的46所中小学校有57支冰球队,749名冰球运动员”可喜可赞!但看了某冰球协会领导的一篇讲话,“解放前北京没有冰球运动”又觉得这位领导缺乏民国时期冰上体育运动的历史知识。
2016-07-05 14:46
3
3
3543
国民党监委诸民谊,农工厅长何玉书,军政部长何应钦,国民政府警卫师长冯轶裴,新编军第三路总指挥部政治部主任冷欣等政界要员都曾与摄影结缘,而少帅张学良与摄影的故事......
2016-06-21 16:42
5
2
2570
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京津两家照相机厂为“谁制造了中国第一台照相机”争得面红耳赤,假如,两家照相机厂宣传部门看了景华环象摄影机,也就没脸再争了。
2016-06-15 16:47
4
1
2303
凡涉及《半农谈影》的文章和书籍,对“我友疑古玄同说:凡爱摄影者必是低能儿”的开篇,只作字面上的研读,未见有延伸阅读。此文,特为钱玄同平反。
2016-06-07 00:42
8
1
4547
又一位被中国摄影史遗漏的人物——陈昺德。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至淞沪会战之前,国内的摄影刊物以及报纸画刊均能见到陈昺德的作品,他发表作品数量之多并不逊于郎静山,只不过抗战时期他参加了三青团,解放初期去世。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撰写《中国摄影史》的时候,不知何故,将著名摄影家陈昺德排斥在外。在特定的历史时期,吴印咸、沙飞、石少华等红色摄影家在摄影史上占有领先位置,事实上,在民国时期,吴印咸、沙飞等人均属于摄影的小字辈,希望再修史的时候,增加民国时期的内容。
2016-05-31 22:51
0
0
2493
民国时期,在国内摄影界乃至艺术界只要提起金耐先的名字,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新中国时期,金耐先的名字就像浮云一样,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只有从民国时期过来的人对金耐先尚存有记忆。1985年,在撰写《中国摄影史》的时候,由于编辑人员案头文献资料短缺等诸多原因,大名鼎鼎的民国女摄影家金耐先被《中国摄影史》遗漏,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摄影界的一件憾事,幸好,中国摄影史将来还要修订,希望再修史的时候能把金耐先的名字补进去。
2016-05-24 11:47
2
0
4117
摄影家贺延光在拍摄《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时,身边有数十位记者在同一个地点拍摄,快门声响成一片,同一个场景拍了上百张同一内容的照片,为什么人们只记住了贺延光?其实原因很简单,一、贺延光名气大。名气何来?大量的作品堆积之外,他还热爱公益事业,组织和参与各种摄影活动,日复一日名气累积起来了。二、题目起得好。这与他的文化修养有很大关系,别的人也拍到了同样的画面,可文学修养不够,不会起比《两党一小步,民族一大步》更好的题目。三、作品的推广力度。名人推广与普通记者推广,其推广的力度是不一样的,所以说,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摄影家,要向老摄影家张印泉学习。
2016-05-08 15:42
10
0
5163
在写这篇短文之前,我曾想拍一组现代车辆的照片,与老式车辆的照片做个比较,在熟悉中欣赏陌生,可嘴勤腿懒是我一贯作风,配图工作只进行了一半,另一半还希望雷厉风行的摄影家去实施了••••••
2016-04-27 23:08
13
0
3080
记得“鲁迅论照相”一年之前就在网络上刊发了,为什么今天还要重发,是因为本人又发现了一张“求己图”的照片。“求己图”属中国人的独创,也只有中国人才能想得出来伦理颠倒的创意,幸好,摄影批评家鲁迅及时站出来批判“求己图”,否则,这种病态的“求己图”还不知在国内蔓延到何时?原来的“鲁迅论照相”只是干巴巴的文字,这回配上“求己图”,大家就更容易理解文中的意思了。
2016-04-21 11:24
20
1
6652
新中国刚一成立,当铺这一行业被取消,也就是说,只有解放前出生的人,才可能亲眼见过当铺或是对当铺存有记忆,那么,真正的当铺又是什么样子的呢?幸好,民国摄影家杨凤麟拍了一组当铺照片,彻底揭开了当铺的神秘面纱。
2016-04-04 11:47
13
0
5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