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屈指一算,《半农谈影》出版正好九十周年了,该书曾再版过三次,由此可见,这本书在我国摄影界的影响之深,书中的理论虽已过时,但它曾引导过中国摄影的走向。

 7-140H1103434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国内数量不多的中文摄影书籍里,几乎全是技术类的摄影书籍,唯独《半农谈影》是我国最早的摄影理论书籍。19279月,刘半农撰写的《半农谈影》大致有两层意思第一层意思是为中国摄影进入艺术宫殿大声疾,极力扫除舆论上的障碍;第二层意思是总结国内摄影实践的经验,使之条理化、系统化,对摄影创作的规律性进行探讨,并阐述了美术摄影的基本法则。

文化名人刘半农

                              《半农谈影》的作者刘半农


    作者 刘半农1917被蔡元培破格聘为北京大学预科教授1920年赴英国留学,1921年转人法国巴黎大学,1925年获法国国家文学博士学位,同年回国任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1926年加人北京的摄影团体“北京光社”。刘半农加入光社以来,对国内的摄影现状有感有悟,即兴撰写了《半农谈影》,后来他又编辑了《北京光社年鉴》、《北平光社年鉴》两本画册,由此,刘半农被誉为我国摄影理论的奠基人之一。


    在《半农谈影》的序言中,刘半农谈了学习摄影的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十七八岁买相机,利用暑假摸索摄影。第二个阶段是在巴黎留学时期,因患不眠症,又买了一台相机随便玩玩,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洗印照片。为了提高摄影技艺,凡是摄影展览会他都要去看看,凡是摄影书籍杂志他都要借阅。前后两段摄影经历,尤其是在摄影发源地巴黎研习摄影的那段经历,为他日后的摄影创作以及著书立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世纪二十年代,人们普遍认为摄影简单易学,说玄乎一点五分钟就可以学会,当然不能算作艺术,更进不了艺术宫殿。为了给摄影正名,刘半农就以诙谐的笔调一开篇就写道:“我友疑古玄同说:‘凡爱好摄影者必是低能儿以此批驳社会上各种否定和贬低摄影的论调反驳了“照相总比不上图画”的观点。批评了当时的照相馆“把照相当做一件死东西,无论是谁的‘脸谱’到了他们手里,男的必定肥头胖耳,女的必定粉妆玉琢——扬州剃头匠与苏州梳头娘姨的手艺,给他们一箍脑儿包承去了。为了迎合顾客畸形的审美,不得已而为之。


    刘半农把摄影创作分为写真和写意两大类,如果加上照相馆就是三大类。他说:“我们承认写真照相有极大的用处,而且承认这是照相的正用。但我们这些小子,偏要把正用的东西借作歪用—一想在照相中找出一些‘美’来——因此不得不于正路之外,别辟一路。”所谓的别辟一路”指的写意摄影。他说:“写意,乃是要把作者的意境,借着照相表露出来。意境是人人不同的,而且是随时随地不同的,但要表露出来,必须有所寄藉。被寄藉的东西,原是死的;但到作者把意境寄籍上去之后,就变做了活的。”刘半农所说的写意照相,就是现在带有意境的艺术摄影,当年的写意摄影还有一种称谓叫美术摄影。为了进一步诠释写意摄影刘半农列举了两个例子:“譬如同是一座正阳门,若用写真的方法去写,写了一百张还是死板板的一座正阳门;若用写意的方法去写,则十人写而十人异:有的可以写得雄伟,有的可以写得清劲,有的写得热,有的写得冷—一我们看到了这种的照相,往往不去管他照的是什么东西,却把我们自己的情绪,去领略作者的意境。换言之,我们所得到的,是作者给予我们的怎样的一个印象;而不是包造正阳门的工程师打给我们的一个样。”另一个例子:“譬如‘云谈风轻近午天’是个印象;你若说:‘云作灰白色,不甚绵密;风力每秒钟二公尺,时间为上午十点三十五分’,这就是一篇死账,还有什么意趣呢?”文中反复强调,写真就是景物的复写,呆板没有创意,甚至是千篇一律,写意则是非复写,每个人对意境的理解有深有浅,所创作的作品自然各不相同


    自摄影术传入我国至上世纪二十年代,国内的摄影界形成了两种创作派别,一种是把照片拍得越清楚越好,这种创作方法叫清派,另一种是在拍摄和放大照片时使用柔光镜,有意识把照片搞模糊,这种创作方法叫糊派。刘半农针对照片的“清”与“糊”,阐述了个人的观点,“原来‘清派’与‘糊派’,不但在我们贵国,便是在鬼子国里,也是直到今天还打得头破血流、人翻马仰。而其实,这种的打架真打得太无聊。只要把照相的门类分别清楚,大家尽可以相安无事。如果是写真照相,就只有一个清字,糊一点便该打手,所以这个清字是绝对的,不是相对的。至于写意照相,却要看作者意境是怎样:他以为清了才能写出他的某种意境,那就是他的本事。我们只能问他的意境写得出写不出,以及写的好与不好;至于清与糊,应由他自己斟酌;他有绝对的自由。不过,就我的意见说,写意照相中绝对的清是没有的,绝对的糊也是没有的:有的是偏于清一点,或者是偏于糊一点;不过这两个偏于之间,其距离可以有得十万八千里!……这又是什么缘故呢!我说,这是美术上的安排,是脱离了理智而专属于情感的一件事。……(因此)‘善于斟酌’四个字,实在是清糊问题的总解决。”长期以来,糊派摄影家在创作中,大都掌握不好“糊”的程度,自刘半农“清”与“糊”的辩证理论发表,终于解决了“糊”的程度问题。


    “谈影”的后半段,刘半农着重谈论了“造美”问题:“许多照相的以为要把人物照的好,就得有美人儿;要把风景照得好,就得有好景致。这种的见解我实在不敢赞成,因为我们的目的,是要造美,不是要把已有的美复写下来。”为了营造美的照片,刘半农从摄影理论的角度,分别论述了形、光、色相互之间的关系;摄影作品中形象的主体(画主)和陪衬(陪丛)的关系;画面的布局以及光线硬软深浅的选择和运用,这些因素对于造美均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半农谈影》出版于90年之前,其语境与当今大不相同,一些词句相当费解,所以,在阅读《半农谈影》的时候,还要做到延伸阅读,尤其是阅读刘半农的早期文章,从而了解他的写作风格。刘半农为了吸引读者的眼球,书的开篇便讲:“我友疑古玄同说:凡爱摄影者必是低能儿”,刘半农把文化名人钱玄同抬出来,充当鄙视摄影的反面靶子,引出自己想要说的话,两人共同上演文化“双簧戏”,实际上,钱玄同并非鄙视摄影。


    《半农谈影》32开本,整本书没有章节和目录,从表面上看作者写书时很随性,仔细翻阅实际不然,作者的构思非常严谨,一步步循序渐进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半农谈影》是刘半农在摄影理论方面的代表作,也是中国摄影理论书籍的开山鼻祖。全书并不厚,仅有64页,字数在20000字左右。《半农谈影》出版过四次,192710北京摄影社19281930上海开明书店两次再版2000年中国摄影出版社又再版;2015年,美国宾夕尼亚州兰卡斯特市富兰克林马修大学艺术史教授Richard k.kent正在翻译成英文版,由此可见,《半农谈影》在中国摄影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静   刘半农摄

                                                                                         静            刘半农摄

齐向光明中去   刘半农摄

                                                                          齐向光明中去          刘半农摄

夕照   刘半农摄

                                                                                夕照             刘半农摄

2014年春本文作者祭拜刘半农

                                                                         2014年春本文作者祭奠刘半农之墓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