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红旗相机是中国照相机工业中的奇迹,只可惜当年的中国人买不起,而新闻单位又怕红旗相机在使用过程中出毛病不愿买,最终导致红旗相机停产。


3


前两天,日本朋友陆田三郎给我寄来一本《红旗271奇迹》的书,由台湾健真国际有限公司出版。一位外国友人能把中国制造红旗20相机写成一本书,足以证明作者对红旗20相机喜爱的程度,此举令我敬佩。


记得1993年春季,在人民大学工作的沈铭给我打来电话,说北海道新闻署驻北京站的站长岛田健(陆田三郎曾用名)很想见你,聊聊中国制造的相机。当年,我和沈铭经常在摄影刊物上发表中古相机的文章,所以岛田健先生对我有一些了解,想通过沈铭与我结识。我们在人民大学对面的一家五星级饭店见得面,当时他还不会说中文,交谈只能通过翻译,我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认真仔细地听,甚至还用笔记下来。后来我们成了朋友,经常谈论中国制造的相机,通过交流相机,我发现岛田健先生的中国话越说越好,再后来,我们见面他就不带翻译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岛田健先生因工作需要派驻北京三年,业余时间大部分用来研究中国相机,收集相关资料,走访相机收藏家,去旧货市场掏中国生产的老式相机。岛田健先生调回日本后,每逢新年都要给我寄一张贺年卡,刚开始我只做礼节性的回复,再后来干脆不回复了,但他每年必寄。2005年,他的第一部著作《中国古典相机故事》问世,当读到这本书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我们每一次交流他都做笔记,而且他访问国内的多位相机收藏家也做了大量的笔记,看起来三年的笔记是他著书立说极好的素材。


《红旗271奇迹》是岛田健先生出版的第二部介绍中国相机的书籍,书名“红旗”自然知道是红旗相机,但“271奇迹”就不知道其含义了,当阅读到一半才弄清楚“271”是红旗20相机的生产数量。有关红旗20相机的生产数量,各种资料众说纷纭,有说是100多台的,也有说是200多台的,究竟生产多少台?几十年来说法不一,既然岛田健先生敢在书名上用“271”,可以推断他应该得到了厂方提供的准确数据。据我所知,为了得到红旗相机的第一手资料,岛田健曾多次去上海求证,拜访上海照相机二厂的相关人员,与上海相机收藏家做深度交流。每一次拜访,岛田健先生总要送上从日本带来的小礼品,以表示对受访者的诚意,我相信“271”这组数据是作者经过反复核实得到的,可信度极高。作为中国相机收藏家,岛田健先生曾在摄影器材商店购买过中国生产的DF相机,售货员拿出一台新品相机刚摆弄两下就出现了故障,一连拿出三台新品相机,每一台相机都有小毛病;而红旗相机岛田健先生使用了多年,竟然没出现过一次毛病,他认为红旗相机是中国照相机工业中的“奇迹”,只可惜红旗相机售价太高,中国老百姓买不起,而新闻单位又怕红旗相机质量不过关,不愿购买国产的高档相机,导致销路不佳,销路及其他原因叠加在一起,最终迫使红旗相机停产。


《红旗271奇迹》曾多次提到江青与红旗20相机的关系,还借用原黑龙江日报摄影记者李振盛撰写的《红色新闻兵》文章,并摘抄其中一段:“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期间,江青为了夸耀中国产品,指示所有的中国记者都要使用红旗20相机。”在江青与红旗20相机的问题上,我的看法与作者所写正好相左。我不否认江青极力主张制造中国自己的高档相机,但当年大力提倡中国产品的并非江青一人,国家领导人不坐外国制造的轿车,只坐红旗牌轿车;周恩来总理不带外国手表,只带上海58-Ⅰ牌手表;举国上下不穿西服,只穿中山服等等,不胜枚举。江青有可能在一些场合提到了制造中国自己的高档相机,但说归说做归做,上海照相机二厂不可能凭着江青的一句话,就开发研制红旗20相机,研制经费从哪来?制造高档相机多种工艺的设备从哪来?制造相机的厂房从哪来?科研人员以及高级技工又从哪来?据杭州照相机机械研究所科技情报研究室编纂的《中国照相机机械工业编年史》显示:“1969年,第一机械工业部在北京清河镇召开全国照相机生产专业会议,会上传达了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关于开发高档相机以及提高产品质量的指示。”此后,国家拨专款给上海照相机二厂,还选派上海照相机制造行业的精兵强将,以会战的形式,共同研制开发东风、红旗相机。红旗20相机中的阿拉伯数字“20”不代表相机的型号,它代表着新中国成立20周年(19491969)。红旗20相机从1969年开始研制,到1972年初推出成品,刚试制出的成品其质量并不可靠,相机序号在72050以上的产品性能才稳定下来。总而言之,在开发研制红旗20相机的过程中,江青是铁路警察,管不着这一段,所以说江青与红旗20相机没有必然联系。为什么人们提到红旗20相机就会与江青联系在一起呢?原因来自诸多方面,首先红旗20相机带有政治属性,还有江青喜好摄影并使用高档相机,其次个别商人为了给红旗20相机增添附加值,大肆鼓吹江青与红旗的关系,社会上有些人乐于听风就是雨,没有依据的传言,已经发展成为以讹传讹,作者肯定也轻信了这种谣传。


岛田健先生以相机收藏家视角来研究红旗20相机,就研究成果而言,要胜过中国的相机收藏家一筹。对于红旗20相机理应是中国人最有发言权,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我国的相机收藏家,大部分是相机的拥有者,并没有升华为相机的研究者,尽管有些相机收藏家一边收藏一边研究,可研究深度还远远不够。二十多年来,岛田健先生经常用红旗20相机拍照片,他对红旗20相机性能的了解非一般人所能及,而中国的相机收藏家最多用红旗20相机拍上两个胶卷,然后就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摄影家长期深入生活方能拍出好作品,相机收藏家长期使用一台相机方能谈出深切感受,正因为岛田健先生对红旗20相机感受颇多,所以凭借着红旗20相机写成一本厚厚书。


12

1354810791112146

222315242117192018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