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百美影》是第一部中国女性人体摄影集,出版于1928年,这本摄影集并不是中国摄影师拍摄的,而是德国摄影师汉斯·冯·佩克哈默拍摄的。时隔80年之后,《百美影》才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01_副本                       


     2008年开始,在每年华辰拍卖会的“影像”专场上,都能见到一本《百美影》的裸体摄影集,成交价格不菲,且有逐年攀升之势。一本裸体摄影集如此热销,不得不引起摄影界的极大关注,这本摄影集究竟有何神奇之处?


                            


    《百美影/Edle Nackrheit in China出版于1928年,尺寸为:210×273mm(16开本),摄影集每页刊载一幅中国女性的裸体照片,加上封面的照片,总共刊载了32幅照片。摄影集作者是德国摄影家汉斯··佩克哈默(Heinz von Perckhammer,1895-1965,照片拍摄于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澳门。由于《百美影》是凹版印刷,成本较高,出版和发行仅限于欧美等国,人们所能见到的《百美影》是从国外回流。


                            


     1913汉斯··佩克哈默(Heinz von Perckhammer,1895-1965)作为一名水手第一次来到中国,从此他与中国结缘并在中国居住十多年,期间他的足迹遍布中国的大江南北拍摄了大量的中国风俗人情和北京景观的照片,尤其喜欢拍摄中国女性裸体照片。1928汉斯··佩克哈默在出版了两本摄影画册,一本是极具中国特色的《百美影/Edle Nackrheit in China,另一本是具有中国市井文化的《北京城之面貌


                          


     民国初期,深受封建道德伦理思想束缚的中国妇女并未得到彻底的解放,穿耳缠足普遍存在,女性赤身裸体被人拍照,而且所拍照片要印制成摄影集广泛传播,精神正常的女性绝不会干这有伤风化的事情。汉斯··佩克哈默为了完成《百美影》画册的拍摄工作,只好在风气相对开放的澳门物色人体模特,最后他在澳门妓院出高价寻找到两位身形姣好的妓女充当人体模特,年轻的妓女虽不是人体模特出身,为了多挣一点钱糊里糊涂地客串一把。 


                            


汉斯··佩克哈默在自己的住所搭建起临时性的摄影棚,还把自家的花瓶、莲花、灯笼、佛龛、铜佛像、梳妆台、礼佛壁画等生活用品作为道具。女性裸体与山水画、花瓶、莲花的结合,充满了东方的情调,为照片增添了艺术效果,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但是女性裸体与佛龛、铜佛像、礼佛壁画的结合,就显得过于牵强、不伦不类,这也是外国人对中原佛教文化肤浅的理解,甚至是曲解。从表面上看,女性裸体与中国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相融合其实,女性裸体在佛龛前禅坐、双手合龙向铜佛祷告,是对中原佛教的不敬、是忌讳的,裸体与佛教相结合的拍摄方式,只有外国摄影师才想得出来,中国摄影师绝不会把裸体与佛教结合在一起拍摄。


                          


汉斯··佩克哈默拍摄《百美影》的时期,画意摄影已过了鼎盛时期,但西方的画意摄影却刚刚在中国兴起,所以他在摄影创作中,有意采用柔焦技术让画面产生朦胧的画意效果西方摄影师拍摄东方女性裸体有他们的审美视角,画册所展现的中国女性的照片,具有东方女性特有的曲线美和黄种人体的柔美


                           


《百美影》是第一部展示中国女性人体摄影集,它的出版让世界从一个侧面了解了中国,了解了中国女性的人体美,由于摄影集未在中国销售,民国时期的摄影师很少有人知道这本专门拍摄中国女性裸体的摄影集,更谈不到从它身上得到滋养,直到2008年,《百美影》屡次在拍卖会上出现,这才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


                         21_副本

            18_副本             19_副本

22_副本                23_副本                 25_副本

             26_副本                    27_副本

28_副本                  29_副本                 30_副本

31_副本                   1_副本 


评论区
最新评论